您的位置 > 首页 > 军事新闻 > 新闻正文

起底我国粉絲送礼的韩国军队:曾被抗美援朝完爆

关于韩军的惨败,《朝鲜战争》第五卷写道:在敌人的突然袭击下第7中队发生混乱,四处逃散,陆联队长冒着枪林弹雨控制第7、第8中队,让大队长指挥后续之第5、第6中队阻击敌人,就在这时敌人的子弹击中了陆联队长(陆根洙上校)的胸膛。。。。。。。。第7中队抽调4个士兵将联队长尸体抬往师团部的时候,在途中也全部被打死。。。。。。。。在这一片混乱中,第7中队长失踪了,全中队所有小队长全都死伤,大队长指挥4个中队突围撤退,8时撤到榛里以东462高地。原来想以这支精锐的预备队打一场漂亮的仗,没想到如此溃不成军败退下来,对首都

[文/观察者网栏目创作者 江紫辰]

今天下午的那时候,好多个女粉絲盆友忽然私聊我,说我国粉絲给在韩军军队服现役的某韩国艺人送物资供应,并写着“中华民族招唤,恶虎来看,给暻秀盆友的礼品。”见到这种的我吃惊了,确实是:名将岳飞没有人问,韩国艺人跪地舔。再细心一看,这一韩国艺人所属的军队原名,不就是说被抗美援朝十三名nba勇士按在土里暴揍的“白虎团”嘛!

谈起抗美援朝战争最后一次大中型战争——金城战役,了解这一段历史时间的盆友第一个想起的就是说抗美援朝奇袭白虎团。

这一战例,能够说十分經典。中国军队先锋队插进敌方心血管中,立即端掉韩军2个联队的总指挥部,枪杀联队长一名,击溃了韩军一个大队军力,并缴获北京首都师团第一联队联队旗——也就是说被人们称之为白虎团的团旗。

注:那时候韩军定编和日本鬼子是一样的,师团—师、联队—团、中队—营、大队—连。

1953年7月13日的金城战役,抗美援朝第68军第203师出任了全歼韩军北京首都师团第一联队(白虎团)的每日任务。师长官决策第607团侦察排构成一个班,在交叉营(第609团第2营)以前,于师主要进行攻击前(時间13日19时)以后,插进敌后以化妆围攻之方式做掉韩军指挥系统,相互配合大军队战斗。

这一化袭班由13人构成(副排长1、兵士10、朝鲜族联络员2),编出3个作战工作组,副排长杨育才出任指挥者,全部围攻班现有卡宾枪10支、51式左轮5支、半自动步枪2支、43式轻机枪3支、短刀4把、手榴弹3枚、现代美式手雷弹40枚,步枪子弹3900余发。那时候该围攻班化妆成美国军队咨询顾问,联络员韩淡年化妆成韩军排长,其他平均化妆成韩军。交叉中,以接送美国军队咨询顾问或假装敌方溃退散兵之样子,尽可能绕开敌方,超过百战不殆,击溃韩军总指挥部的防守战术目地。

14日0时10分,化袭班领命来看。迅速跃过敌方战火封禁的500米开阔地后,沿380堡垒西边,根据铁网,避过混和地雷区,圆满踏入了直插二青洞的道路。一路上,以便糊涂韩军,2个联络员不断喊着朝语“巴利、巴利卡(快逃)”。

根据敌封禁区,往深度交叉时,杨育才发觉团队后边多了一个人。他偷偷指令身旁的朝鲜人民军联络员韩淡年去查个到底。韩淡年来到团队后边,发觉是个日本兵士。乘他不留意,抢了他的枪。

“抓我枪做什么?”日本兵叫着。

韩淡年没理他,趁机把他拽到杨育才眼前。身穿美国军队咨询顾问服的杨育才喊话了:“今夜的动态口令是啥?”

日本兵一听美国军队咨询顾问不讲英国话,而讲中国话,吓坏了。原先这一日本兵在抗美援朝炮击时,被火炮的轰隆声吓傻了,为逃跑溜进了工事,逃走时遇到了化妆的抗美援朝先锋队,认为是自家人撤离,便跟随离开了。

杨育才对哆嗦的日本兵士讲清了中国军队战俘现行政策,随后,又一次问起:“今夜的动态口令是啥?”

“古鲁木、沃吧。”

“说谎话,我宰了你!”扮装成日本军小队长的韩淡年手握着短刀威协着说。

“古鲁木、沃吧,没有错。”

日本兵士又干了毫无疑问的回应。获得动态口令后,杨育才率先锋队再次往南行動。

“占住,做什么的!”在道路转弯处,忽然碰到日本哨兵。

“第一联队第1中队第1大队的。”联络员金柱子用朝语沉着地回应。来到哨兵眼前,挂着小队长军衔的金柱子,高声斥责:“这岗如何站的?不像执勤的模样!”

哨兵被训懵了,抗美援朝化袭班圆满已过第一道副本。

“动态口令!”先锋队赶到勇进桥时,又碰到桥头警示哨兵的了解。

“古鲁木!”金柱子回应。

“沃吧!”哨兵回答。几名哨兵警觉性很高,又然后问:“大家是哪一部分的?”端着枪向先锋队走过来。杨育才和侦察员们门把滑向了腰部的短刀。韩淡年迎上去,一手插腰,一手指向哨兵历声喝道:“我们都是搜索队的!眼瞎的物品!”哨兵挨了训,站到一旁,化袭班昂首挺胸地已过桥。

来到零晨1时55分时图,在间距韩军北京首都师团第一联队(白虎团)总部2千米处,与韩军北京首都师团战甲联队第2中队(50辆货车)相逢,化袭班所有在二青洞村北就地隐蔽工程。当韩军行车了25辆货车后,抗美援朝第603团第2营对韩军进行进攻。

杨育才临危不惧,对韩军运输队进行围攻,击毁7辆小车后,快速翻过了道路。2时40分,化袭班交叉至第一联队(白虎团)总部所在城市。那时候除开第一联队联队长外,也有北京首都师团副师团长、战甲联队长。这时韩军总指挥部内,已经为僵持的战绩犯愁,彻底不清楚抗美援朝一支13人的先锋队早已包围着了她们。她们好似羊羔一样,在总指挥部内等待抗美援朝战土盘剥。

杨依据军情、地貌更改了玩法,将3个作战工作组改为4个工作组。1组4人击溃警卫部队,2组3人击溃敌方炮兵总指挥部,3组3人击溃“白虎团”作战室,4组3人击溃错乱之韩军溃兵和催毁韩军小车,援助2、3组战斗。

2时43分,第1组向韩军警卫部队大门口忽然开枪,快速击败的战甲联队第2中队第7大队100余名。第3组塞住韩军总指挥部,包年录投入一枚手雷弹,在手雷弹发生爆炸的一瞬间,冲进韩军总指挥部,一阵猛射,总指挥部内的韩军军人们被弄成煤球。活下来的韩军兵士准备从侧门逃跑,被李义智枪杀。

战斗平面图

《朝鲜战争》第五卷写到:4时上下团部警卫人员和对手进行了大战,在车场中的小车变为了火团,弹药库的子弹满天飞舞,串入院子的对手用轻机枪强烈开枪。因而,状况室的工作人员同对手一面大战一面烧文档,提前准备突出重围。可是,团部的30来人是没办法遮挡已近一个营的对手。因而,联队长下发指令:向间榛岘分别突出重围。但是这一指令也早已下晚了。在团部南面,敌一部早已触及382堡垒(团部西南800米),断开了利川洞、间榛岘道路。

从日本官史能够看得出,她们吹牛的水准很高,中国军队本来一共才13人,吹成了一个营打她们30人。

攻占韩军总指挥部的包年录暗地里开展检索,从旗墙上撤掉敌“白虎团”虎头团旗。2组击溃敌方炮兵后与第3组汇聚,对错乱之敌进行了猛烈作战。一部分逃走的对手,被第4组致命一击,残留被2、3组拦腰截断,双面夹攻。

吹捧一时的王牌军北京首都师团第一联队(白虎团)、战甲联队的指挥系统就是这样在错乱中被中国军队十三nba勇士所有击溃。

全部作战,枪杀韩军214人,战俘19人,缴获“白虎团”团旗一面,越野车27辆、货车10辆、加农炮1门、各种各样枪械76支。

有关韩军的大败,《朝鲜战争》第五卷写到:在对手的出其不意下第7大队产生错乱,四处逃散,陆联队长冒着生死狙击操纵第7、第8大队,让总队长指挥者事后之第5、第6大队狙击对手,就在这时候对手的步枪子弹打中了陆联队长(陆根洙上校)的胸口。。。。。。。。第7大队借调4个兵士将联队长遗体抬往师团部的那时候,在中途也所有被砍死。。。。。。。。在这里一片错乱中,第7队长下落不明了,全大队全部小队长统统伤亡,总队长指挥者4个大队突出重围撤离,8时撤到榛里以西462堡垒。原先想以这支精英的预备队打一场好看的仗,想不到这般铩羽而归溃败出来,对北京首都师团而言简直鸡飞蛋打。

而化袭班全歼了韩军精英北京首都师团第一联队(白虎团)总指挥部,该班荣立特等功。杨育才男同志荣立特等功,并授于“一级战斗英雄”和“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英雄人物”头衔。

我不会抵制所有人追星族,它是所有人的支配权,可是作为一个中国人,大家(给韩军送物资供应的粉絲)的所做的行为要无愧于我们中国人这三个字。作为我们中国人,看不到大家(给韩军送物资供应的粉絲)给中国人民志愿军老英雄人物们送礼,看不到大家(给韩军送物资供应的粉絲)给中国人民志愿军英烈献花,反倒给早已作为日本士兵的哪个大牌明星送物资供应,这点儿分辨也没有吗?

我们中国人要有风骨!

本文标题: 起底我国粉絲送礼的韩国军队:曾被抗美援朝完爆 新闻转载自网络,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有问题请联系管理员,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58home888.cn/mil/951277.html

为您推荐的相关新闻